第兩百七十章 中元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是我不讓娘同你說的,怕你在州府遊學分心,且那時還未過三個月,我也怕這胎不穩,再者,我也想給你個驚喜,你看你現在不是很驚喜?」說完,蔣氏便俏皮地沖李彥眨了眨眼。思兔閱讀STO520.COM

  「驚喜!我真是太驚喜了!我這要是再晚些回來,說不準就能看見個大胖小子了!」李彥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湊在蔣氏耳邊小聲說著。

  「你就那麼確定是大胖小子啊,說不準是個閨女。」這話蔣氏也是小小聲說的,怕婆婆聽見了不高興,她可是一直盼著自己給李家再生個兒子呢。

  「閨女更好,你知道我更喜歡閨女。」李彥也小聲附和,夫妻倆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因著李彥回來了,家裡便著手操辦起祭拜祖先的事情。因蔣言之不在家,蔣氏想著娘家那邊兒的祖先,這會兒雖然蔣佑之還在,可他畢竟年紀小,祭拜祖先這事兒繁瑣,蔣氏怕他一人做不來,便同李彥說了。

  李彥道,「你備些供香,我帶著佑之和山青一起去祭一祭,也看看先人墳瑩可好,倘或該有收拾之處,我一道辦了。」

  蔣氏點頭,「這也好。」

  李彥又與李老娘說了一聲,李老娘想了想,嘆道,「這也有理,言之在外頭做官,就佑之一人在這兒,恐怕弄不過來。你就去瞧瞧吧。」

  李老娘又與蔣氏道,「著緊的把香燭紙線預備好,再備些供香,叫梅兒他爹十三過去祭一祭。」十五是正日子,必要祭自家祖宗的。而且,中元節上墳祭祖,早上兩天無妨,晚了就不好了。

  蔣氏忙道,「我都叫丁一置辦齊全了,連帶咱自家用的,一併齊備了。」李老娘點點頭,又叮囑了李彥幾句方罷。

  中元節是上墳祭奠的日子,便是學裡也放了兩日假。待李彥領著蔣山青去蔣家墳上祭了一回,就到了祭自家祖宗的時候。

  中元節早上李家包了餛飩吃。因要趕著去上墳,他們吃的早。李老娘在廊下摩挲著買回來的紙錢元寶,絮叨,「給死老頭子多燒些錢,缺什麼只管拿銀子買去。」

  蔣氏在一畔將成疊的紙錢碾開,李梅兒拿了早上蒸好的白面饃饃並幾樣乾果鮮果裝在了食盒,這是要拿去做供香的。

  李梅兒看著這一地的元寶,忍不住說道,「地府里肯定多是有錢人。」紙錢鋪子裡花樣也多,除了紙錢元寶,還有各式地府通用的幽冥銀票,幽冥地契之類,做的跟真的一樣。李家尋常過日子節儉,這上頭素來大方的,買了許多燒給祖宗花用。

  李老娘聞言也忍不住糾正,「是有錢鬼。」

  李老娘又道,「那也得有人給燒錢才有錢呢,像那沒人給燒錢的,到了地下也是個窮鬼。」說著話,李老娘招呼李彥一嗓子,「一會兒跟你爹說,叫他保佑你媳婦再生個小子!」

  又同康哥兒道,「多給你祖父嗑幾個頭,跟你祖父念叨念叨,你想要個小弟弟。」

  李彥康哥兒父子頓時黑線滿頭,壓力山大。

  李梅兒最見不慣李老娘這重男輕女的樣兒,不滿道,「祖父又不是送子觀音。」

  李老娘斥,「知道個甚!沒見識的丫頭片子,咱家這兩年運道好,都是你祖父在地下保佑咱們呢。」

  這話李梅兒沒法駁,她家這兩年運道確實不錯,不僅跟李鑫合夥做生意賺了許多錢,娘還又懷上了孩子,若是接下來爹爹秋闈能中,那就再好不過了。總之,李家今年的中元節過的很是熱鬧。

  中元節過後,眼看著就快到了秋闈的日子,蔣氏這會兒雖懷著身孕,卻也閒不下來,與李老娘商量著給丈夫打點去州府秋闈的東西。

  「可惜這回我身子重,不能陪著相公一起去州府。」蔣氏一邊準備著東西,一邊有些惋惜地說道,上次她就是陪著丈夫一起去州府考試的,雖然最後沒考中,但也把丈夫的起居瑣事安排的十分妥帖。

  「這回佑之不是也要秋闈嗎,他們郎舅互相有個照應,你不必擔心的。」李老娘倒是沒什麼擔心,他兒子這都第三次參加秋闈了,早都熟門熟路了。

  「也是,佑之在州府比我熟,許多事情都能安排好,且這次相公去州府,直接就可以住鑫三伯家原來的那個宅子,可比咱們上次住客棧舒服多了。」蔣氏笑著,言語中也沒那麼多擔憂了。

  李彥是八月初去的州府,走的時候全家人都去送了,蔣氏難免又傷感了一場,畢竟丈夫才回來半個多月,就又要走了,不過想想他這是去奔前程,且至多一個月就回來了,心中便也稍稍寬慰。

  李彥走之後,李家便開始準備中秋節的節禮,因著蔣氏懷著孕,這事兒就由李老娘和李梅兒一起打點,按李老娘的話說,「丫頭一日一日大了,也該學學這些人際往來了,省得以後臨出嫁前才學,抓瞎。」

  李梅兒做起這些來是駕輕就熟的,別說她前世已經學過這些,就是這輩子,她在珍姑太太那裡也沒少學這些個人情往來。

  李梅兒備好了一份份的節禮,不是那麼熟的親戚朋友就讓下人送去,相熟的就她或是蔣山青親自送過去。

  她們把禮送出去,自然也會有旁的親戚朋友給她家送禮,李鑫家和族長家今年的中秋節禮便都挺厚,李鑫家可以理解,這兩年兩家的關係一直挺好,族長家便有些耐人尋味了,想來是上次李老娘領著李梅兒去給李元春說了話,又知道了小劉氏和李夢丹做的那等齷齪事,劉氏這才備了這麼份厚禮,多少有些封口費的意思。

  李老娘自然是照單全收了,她雖厭惡小劉氏和李夢丹的人品,但對劉氏這個族長太太還是尊重的,心中甚至還有些同情,老姐姐這樣好的人,就是眼神不太好,這才挑了這麼個糊塗的媳婦,順帶著教出了個蠢笨的孫女。還是她老人家睿智,看他兒子討的媳婦兒多賢惠,生的孫女也是聰明又機靈。全然已是忘了當初她不同意李彥娶蔣氏,為此還打斷了好幾根雞毛撣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