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一百九十章 破口大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聽到外面妖元宗真傳弟子的聲音,看著那眼皮微微顫動的姜雲,玉嬌娘不禁有些慌張。思兔sto520.com

  她自然能夠看的出來,這姜雲應該是即將要甦醒。

  她也是想不通,自己明明才給對方餵下三顆迷魂丹,按理來說,對方應該是繼續沉睡下去,可怎麼反而要甦醒了。

  如果換個時間,姜雲甦醒,那玉嬌娘也不會擔心,但是現在妖元宗讓她前往,必然是有事情要找她。

  她可沒有膽子,說自己有事不去。

  自然,她也不能將姜雲留在捲軸之內。

  姜雲在昏迷的情況下,進入捲軸,都讓捲軸無法承受,眼看著就要崩潰。

  如果姜雲是清醒的狀態,以姜雲那強悍的肉身,肯定要直接毀了捲軸,脫身而出。

  這要是被妖元宗的人看到,玉嬌娘的體內突然衝出一名陌生的修士,萬一認為她是要圖謀不軌,那她就死定了。

  至於將姜雲獨自留在屋中,同樣不現實。

  這方世界肯定有妖元宗的強者監視。

  而妖元宗,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妖族都能輕易進入。

  一旦被人發現姜雲的存在,玉嬌娘還是要倒霉。

  因此,一時之間,玉嬌娘完全愣在了那裡,不知所措。

  這時,屋外的聲音再次響起道:「玉族長,你聽到我的話了嗎?」

  聲音之中,比起第一次,分明多出了幾分不耐。

  玉嬌娘雖然貴為一族之長,但在妖元宗弟子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麼。

  玉嬌娘總算是回過神來,急忙將自己的聲音送了出去道:「聽見了,還請稍等,我這就來。」

  說完之後,玉嬌娘一咬牙,手中多出了十顆迷魂丹,一把塞進了姜雲的口中。

  這還不算,她又拿出了一根薄如蟬翼的藍色絲帶,丟向了姜雲。

  絲帶就像是有著靈性一般,自動的在姜雲的身體之上快速的纏繞了起來,直至將姜雲都包裹成了一個粽子。

  看著姜雲那停止顫動的眼皮,玉嬌娘長出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還好,還好!」

  「有十顆迷魂丹,加上這條絲帶,以及他四肢上的四張符籙,就算他真的甦醒,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裡了。」

  話音落下,玉嬌娘不敢再耽擱,身形一晃,已經離開了這裡,出現在了屋中。

  而就在玉嬌娘的身形消失之後,姜雲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雖然藍色絲帶捆住了他的全身,但好歹沒有遮住他的眼睛,所以讓他能夠看見自己置身的這畫中世界,以及身體的情況。

  一看之下,姜雲不禁微微一愣,昏迷前的記憶,也是如同潮水一般,迅速用來。

  姜雲點點頭道:「如此看來,卜老的占卜之術還真是靈驗,遇妖則停,我被妖族給救了。」

  低頭看著自己被包裹住的身體,還有四肢之中傳出的陣陣緊縛之感,姜雲皺起眉頭道:「只是,這又是怎麼回事?」

  七天之前,姜雲遇到玉嬌娘的時候,因為狀態實在太差,所以根本連對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知道對方是妖族。

  他的傷勢,並非是普通的內傷或者外傷。

  簡單的說,就是傷到了元氣,傷到了根本。

  再加上生生爆掉了近乎一半的魂,以及血脈變跌落的修為境界,讓他那強悍的自愈之力,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不滅葉的生機,也只是能夠保證他活著,同樣無法讓他的傷勢和修為恢復。

  因此,這七天的時間,他也始終處於深度昏迷之中,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一切事情。

  之所以他會在這個時候甦醒過來,說起來,其實還多虧了玉嬌娘餵他服下的十九顆迷魂丹。

  迷魂丹,是高品丹藥,對於其他生靈來說,是起到迷魂的效果,但對於姜雲來說,迷魂丹不僅無效。

  而且,他的魂反而能夠將丹藥之中,有利於魂的藥力給吸收。

  「難道,我還是被吳塵子給抓住了?」

  「他這是擔心我會甦醒,所以將我捆綁起來?」

  「不對,我剛剛好像聽見的是女人的聲音。」

  姜雲打量了一下四周,很快就看到了那三道巨大猙獰的裂紋,自然就明白過來,這裡並非真實的世界,而是某件空間法器之中。

  接著,姜雲試了試去掙脫這條藍色絲帶,結果四肢之上傳來的緊縛感,讓他根本提不起力量。

  神識掃過四肢,姜雲發現了那四道如同長在自己肉中的紫色符籙。

  這讓姜雲意識到:「封住我的四肢,捆住我的身體,又將我藏在空間法器之中,做出這些事的人,應該不是吳塵子。」

  吳塵子的實力實在太強,如果自己真的是被吳塵子抓住,對方哪裡需要這麼麻煩,直接就能廢了自己的全部修為,將自己大卸八塊。

  「不管是誰,對方必然還會再來,我先想辦法,破開這些封印,恢復自由身再說。」

  「只是,我如今的修為已經跌落到了輪迴境境,魂消失近半,讓肉身的力量也是減弱了不少。」

  姜雲不再考慮其他的事情,閉上眼睛,開始先努力去破開四肢上的四道符籙。

  玉嬌娘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這才面帶微笑的打開了屋門,看到門外站著一個年輕的男子。

  不等玉嬌娘開口,男子已經逕自轉過身去,背對著玉嬌娘,淡淡的道:「隨我來。」

  對於男子的態度,玉嬌娘雖然心中惱火,但卻不敢有絲毫的表露,臉上笑容不變的跟在了對方的身後。

  一路之上,玉嬌娘也看到了住在這個世界內的其他一些妖族的修士,大多數她都認識。

  而除了她正在朝界外走之外,其他修士都是待在各自的臨時住處,有人在好奇的打量著她,有人則是根本不理會。

  自然,玉嬌娘也察覺到了不少寶物的存在。

  只是,身在妖元宗內,她沒有膽子去偷其他人的東西。

  一旦有有好東西丟失,必然第一個就會懷疑她。

  當玉嬌娘跟在妖元宗弟子的身後,離開了這方世界之後,一株大樹的頂部,有著一座形如鳥巢的簡單建築。

  其內,盤膝坐著的一個鷹鉤鼻的男子,臉上忽然露出了一抹淫笑道:「玉嬌娘!」

  「沒想到,她竟然也來了,還是孤身一人。」

  「這女人不但長得不錯,而且身為玉絞一族的族長,如果能和她纏綿一晚,那可是人財雙收啊!」

  「不知道,這妖元宗準不準我們這麼做。」

  「看樣子,需要找妖元宗的弟子打聽一下。」

  大概半天過去,玉嬌娘在那名男子的陪同下,重新回到了這方世界。

  去的時候,玉嬌娘是笑容滿面,但是現在卻是面無表情。

  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之後,玉嬌娘反手關上了房門,又取出三根新的香,放入香爐之中點燃。

  然後,她將捲軸取出,化作光芒,鑽入了捲軸之中。

  直到這時,玉嬌娘突然抬頭看著天空,張開嘴巴,破口大罵道:「該死的妖元宗,就知道你們一肚子壞水,找我們玉絞族來,准沒好事!」

  「替你們尋找寶物就算了,但竟然讓我去人族那裡找!」

  「這哪裡是找,根本就是搶,而且是不要命的搶!」

  「你們弟子的命不值錢,但我玉嬌娘的命可是值錢的很。」

  「告訴你們,要去你們自己去,明天老娘才不會跟你們去!」

  「呸呸呸!」

  玉嬌娘連著朝天空吐了三口唾沫,又重重的跺了跺腳,心裡才稍微舒服了一點。

  她低下頭來,剛準備喘口氣接著罵,但卻是突然看到,不遠之處,姜雲正坐在那裡,睜著眼睛,滿臉驚愕的注視著自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