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黃金射手座之威,箭神秦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戰爭依舊持續,目前參與戰爭的基本都是千窟城的軍隊將士。思兔閱讀520官網www.sto520.com

  至於其他散修者,看著如同絞肉機般的戰場,直接選擇了退縮。

  只有一些具備遠程攻擊能力的修煉者,出手相助一把。

  其他人,都選擇了默默觀戰。

  畢竟,只要戰火不燒到他們身上,很多人不會冒著生命危險上去與魔種交戰。

  單單是這一邊城牆的魔種,便有十幾萬之外,遠遠超過了人族一方的戰鬥人員。

  而這並不是魔種的全部兵力,後方那雄獅手底下還有連綿不絕的魔種,誰也不知道,魔種的真正數量到底有多少。

  唰唰唰!

  伽羅秋雲漲紅著臉,耗費一切體力與靈氣,不斷的在攻擊著。

  而城牆上,也開始湧上了一批身穿著伽羅世家服飾的人,他們開始分批投入了戰場中。

  有的則是跟著先鋒軍,一同阻攔魔種進攻的步伐。

  有的則是跟著遠程軍團,跟伽羅秋雲一樣,發動弓箭攻擊魔種。

  如此看來,這伽羅家族能夠在成為千窟城的統治者這麼多年,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畢竟,身先士卒這一步,便足以征服許多人。

  秦淵看向伽羅秋雲,這位伽羅氏三公主,可沒有一點驕氣,在面對著戰爭與魔種時,並沒有絲毫逃避與退縮,而是選擇了與魔種的正面交戰。

  「算了,一群縮頭烏龜,都不想出手,那就由我來打破這個局勢吧。」

  秦淵輕嘆一聲。

  若是讓戰爭這麼持續下去,所謂的先鋒軍將士,只會淪為真正的炮灰。

  接下來是誰?城衛軍?守衛軍?伽羅氏族人?

  而那些真正的強者,在他們這些『炮灰』沒死亡之前,恐怕不會輕易出手。

  而魔種一方,底層的魔種本就是炮灰,他們可沒有人類那麼的感情,會讓這些炮灰魔種停止攻擊。

  「正好,我也好久沒有使用這一天賦技了!」

  秦淵喃喃道。

  漫天箭雨!

  舉起弒神之弓,渾身聚力,射出了驚天的一道金光箭。

  嘩啦!

  這一箭,伴隨著金光與火光,耀眼壓目,在一群人的注視下,最後爆炸濺射,籠罩了整個天空,將原本昏暗的天空,照得一片光明。

  半空中,竟然是升起了一層又一層的台階,直到九十九層台階徹底形成,最後化為一座兩百米之高的黃金台。

  緊接著,那黃金台之下,竟然有一顆參天巨樹迅速升起,包圍著黃金台,如同將之捧在手心裡。

  「咦!竟然還會生命之樹,看來這黃金射手座也發生了變化?」

  秦淵驚訝道。

  其實,自從弒神之弓融合了生命之樹本源,秦淵徹底獲得輝光之辰的力量後,雖然力量與箭道都得到了極大幅度的提升,但是天賦技上,由於他很少使用,所以並沒有發現天賦技上的變化。

  這一次,卻是比以前多了一顆生命之樹。

  當然,這並不是真正的生命之樹,而是生命之樹虛影。

  不過,儘管只是一道虛影,那也不是可以小瞧的。

  生命之樹迅速生長出茂密的枝葉,隨即,竟然是生出了一顆顆果實。

  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下,那果實從中間破裂開來,出現了一名名手握綠木弓,身穿小綠袍的絕美精靈。

  轟隆!

  天空一聲巨響,一道金光降落至黃金台之上。

  身姿挺拔,相貌英俊,這並不是之前的后羿,而是秦淵本人翻版。

  一身黃金色的鎧甲,背後赫然有著金色的翅膀,透露著一股威嚴與冷俊,一雙凌厲的眼眸,掃視著下方的魔種,手中的弒神之弓,開始綻放著耀眼的光華。

  「呃,這黃金台的戰鬥天使,竟然變成了我自己!」

  「也是,這輝光之辰不再那后羿的力量,而是我的力量。」

  「所以,這戰鬥天使以我本人為原型,實屬正常。」

  「不過,這生命之樹誕生的精靈,又能發揮出怎樣的效果呢?」

  不止所有人都感覺到驚訝,連秦淵本人也是如此。

  最可笑的是,作為秦淵的天賦技之一,秦淵竟然不知道這天賦技發生的變化,以及所具備的威力與效果。

  「看來,這一次得好好了解輝光之辰的真正力量。」

  秦淵望著黃金射手座,以往,他召喚的黃金射手座,與他本人是斷絕聯繫的。

  可這一刻,他能感覺到,這黃金射手座的戰鬥天使,跟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而且,他能夠同時分出兩個視角,一個是他現在本人站在城牆上的,一個是站在黃金台,俯視眾生的視角。

  只要秦淵想,他隨時都能夠掌握戰鬥天使的身體與力量,或與秦淵本體進行位置交換。

  此時,身披黃金鎧甲的戰鬥天使,開始舉弓彎月,朝著下方射出了一箭。

  嘩啦!

  看似是一箭射出,卻是化為數以萬計的箭矢。

  這些箭,不僅威力巨大,速度極快,還附帶著滅世烈焰。

  哧哧哧!

  每一支烈焰箭擊中魔種,不僅貫穿了魔種的身體,更是直接將之點燃。

  很快,下方戰場便化為了一片火海。

  唰唰唰!

  生命之樹上,成百上千個精靈也開始了攻擊。

  她們射出的箭,很普通,就像是一支普通的木箭。

  可是,這些箭一旦接觸到滅世烈焰之時,就如同助燃物一般,瞬間讓滅世烈焰的火焰燃起,火勢比之前還要洶湧十倍。

  精靈所射出的箭,蘊含著生機之力。

  但是,這些所謂的生機,可不是拯救魔種的,反而是讓火海變得更加的兇狠,堪稱是奪命之箭。

  「原本,以我現在的力量與對輝光之辰的掌握力量,黃金射手座的威力堪稱恐怕,哪怕是星耀境魔種一旦中招,必死無疑。」

  「但是,加上異變後的效果,精靈附帶的生機之箭,讓威力至少提升了十倍不止。」

  「真是實在是太強了,這樣一來,這十多萬,不,這幾十萬的魔種,都未必夠黃金射手座殺的。」

  秦淵臉上露出了笑意。

  這黃金射手座的威力,確實是出乎秦淵本人的意料。

  這確實是真正的漫天箭雨。

  從黃金射手座以及生命之樹上,飛落下了無數支箭矢,密密麻麻,沒有任何一頭魔種,能夠躲避過箭雨的攻擊。

  「撤,撤退!」

  中年將領掃了一眼秦淵所在的方向,頓時高呼大喊道。

  雖然在黃金射手座的控制之下,這些箭矢並不會攻擊到先鋒軍等人族戰士。

  可是,那滅世烈焰可是無差別攻擊,並不會主動避讓這些將士們。

  現在,戒備區域都化為了一片火海。

  連魔種都在火海中被燒成了灰燼,何況是區區修煉者的人族身體。

  所以,中年將領直接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反正,只要有黃金射手座在,有火海形成了一片天然的防禦區域,魔種哪怕是想要攻打城牆,可謂是難上加難。

  「這這這是什麼戰技,你是怎麼辦到的?」

  伽羅秋雲放下了手中的弓箭,此時的她已經極為疲憊,可依舊被秦淵的舉動,震驚得無比復加。

  她衝過來,捏著秦淵的手臂與身體,似乎想看看,秦淵到底是人,還是什麼變的,為什麼擁有這麼多奇怪的能力。

  那黃金射手座,簡直是堪稱神技啊,相當於召喚始祖或者血脈覺醒的能力,一般都屬於底牌與絕招,輕易不會釋放出來,且想釋放的難度與代價,也會非常之大。

  可是,伽羅秋雲一直在秦淵的身邊,只有她才知道,秦淵召喚出這個黃金射手座就跟之前射出的一箭,那麼簡單,根本沒有一點的壓力,甚至連喘氣都沒有。

  「就這麼一箭,就做到了。」

  秦淵笑了笑,說道。

  他並沒有解釋什麼。

  或許賦靈能力,對於這個王者大陸的修煉體系而言,是什麼奇異的能力吧。

  但是,修煉者所修煉的力量,是完完全全的屬於自己。

  但御靈師的賦靈能力,雖然花里胡哨的,能力也十分多,但力量來自於賦靈,而不是來自於御靈師本身。

  這不知道是時代的進化,還是退步呢。

  秦淵的目光,看向城外。

  短短一會的時間,便有好幾萬頭的魔種,死在了漫天箭雨之下。

  在魔種與千窟城之間,隔絕了一片火海。

  吼吼吼!

  立於魔種後方的雄獅,再次發出了一聲的怒吼。

  原本,正在退縮的魔種,停下了腳步,再次發起了攻擊。

  這一次,是真正的全軍出動。

  多達數十萬頭的魔種,開始發起了進攻。

  這其中,甚至不乏有強大的鑽石境魔種。

  他們有的隱藏於魔種大之中,有的則是騰空而起,飛過了火海,有的則是直接攻向了黃金台上的戰鬥天使。

  哧哧哧!

  戰鬥天使依舊是射著箭矢,擊中了一頭頭鑽石境魔種的身體。

  轟隆!

  天空中掉落了一頭頭體型龐大的魔種,墜落於地,緊接著,火焰蔓延,將魔種的身體徹底燃燒。

  哪怕沒有被箭矢當場射殺,也會死於滅世烈焰之下。

  「你還有什麼能力?」

  伽羅秋雲看向臉色一直十分淡然的秦淵,期待道。

  「我的能力,那可就多了。」

  秦淵笑著說道。

  他的幾大賦靈能力,在藍星中,也算是極為豐富多彩的,何況,在面對只是修煉單一力量的修煉者面前。

  「再給你表演一個擒賊先擒王,射魔先射獅!」

  秦淵舉起手中的弒神之弓。

  雖然黃金射手座對大量的魔種,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

  但是,想要真正的擊敗魔種潮,必然將他們的首領給消滅掉。

  而原本的紫晶龍龜,並沒有在場。

  在此指揮的,是一頭星耀境的雄獅。

  這便成為了秦淵,目前唯一的擊殺目標。

  獵殺時刻!

  秦淵整個人氣勢一變,那股唯我獨尊的箭神氣質,再次出現。

  這一刻,不僅僅是伽羅秋雲感知到了,連城牆上上下下的修煉者與將士們,都發現了秦淵。

  哪怕他站在那裡,也擁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如同黑夜裡的星星,極為耀眼。

  這時,很多人才意識到,那黃金射手座乃是秦淵所召喚的。

  畢竟,剛才的秦淵還極為不起眼,除了伽羅秋雲之外,沒幾個人發現秦淵射出的那道金光箭。

  秦淵雙眼一凝,他本人與弒神之弓同時鎖定了數十里之外那頭星耀境雄獅魔種的身體。

  落日餘暉-禁錮!

  秦淵一箭飛出,朝著雄獅魔種飛去。

  吼!

  當這一箭飛來之時,雄獅魔種自然也感覺到了一股危機。

  它怒吼著,甚至是噴吐出一股黑色法球,擊中在那一箭之上。

  可是,並沒有任何的效果,這支箭依舊是擊中了雄獅的身體。

  噗哧!

  這一箭擊中目標之後,一分為八,化為八道火焰箭。

  這火焰箭對於雄獅的傷害並不大,但秦淵之所以選擇落日餘暉作為第一次攻擊,要的並不是殺死或者重傷雄獅魔種,而是為了禁錮這頭星耀境的雄獅。

  轟隆!

  八道火焰箭分別就位,天地間憑空出現了一道陣法禁錮,將雄獅龐大的身體徹底籠罩在其中。

  吼吼吼!

  轟轟轟!

  雄獅魔種這時候,也意料到了情況的不對勁,他努力的撞擊與掙扎,卻是無法擺脫禁錮法陣的效果。

  「再來一箭!」

  秦淵注視著雄獅,再次射出一箭。

  箭羽飛旋!

  一支疾速飛行的箭矢,在空中不斷的旋轉著。

  那雄獅魔種感覺到了危險襲來,卻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支箭飛來,直接貫穿了他的胸膛。

  噗哧!

  這一箭,直接貫穿了雄獅的防禦,在其胸膛上留下了一個數米之寬的血洞。

  「沒死!」

  伽羅秋雲看著這一箭的效果,不由遺憾道。

  城牆上的守軍將士,散修修煉者們,同樣是露出遺憾的神色。

  這一箭雖然對雄獅造成了不小的傷勢,可畢竟不是致命傷。

  而此時,禁錮法陣的力量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雄獅受到之後,發動更猛烈的攻擊,禁錮力量開始流失。

  雄獅即將脫離了禁錮法陣的束縛。

  要是這一次讓雄獅魔種給跑了,那麼想要再擊殺它,那可就難咯。

  所有人,一個比一個緊張。

  反倒是秦淵,依舊是一臉的雲淡風輕。

  「沒死?」

  秦淵笑了。

  噗哧!

  這時候,正一直在擺脫困境的雄獅,腦袋上突然炸成了一片血肉。

  一支旋轉飛箭,直接穿透了雄獅的腦袋,恐怖的威力,讓他整個腦袋如同西瓜被擊中一般,化為了一堆碎渣,身體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堂堂星耀境實力的魔種,便這麼被一箭給射殺了!

  「嘶!一箭解決了星耀境的魔種!」

  「此人是誰,竟然這麼厲害!」

  「好像是叫秦淵來著。」

  「什麼秦淵,我願奉他為箭神!」

  「對,箭神,只有箭神才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箭神!箭神!箭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