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 爺的青春回來了(全書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整整十年。思兔閱讀STO520.COM

  十年間,小世界之中修士與血潮的消耗早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地步。

  不停的有修士因為耗盡了修為死去……

  但更多的修士頂了上來。

  隨著血潮的削弱,吞噬能力大為削弱,終於連羽化境也有資格進入血潮之中了。

  至此……進入血潮的修士數量已經超過了兩百位。

  小世界這數千年來的積蘊全部在此刻出現。

  為了家園的延續,他們不懼犧牲,甘於付出,哪怕奉獻自己的生命和前程,他們也在所不惜!

  比起只知道依靠本能行動的血潮,毫無疑問,他們的決斷更讓蘇遜動容……

  甚至,讓他生出了幾分,就此與他們一起死去其實也是不錯的決定。

  事實上,他同樣一刻未曾後退。

  除了性命不能付出……因為他若死了,小莫莫就沒了父親,而小世界沒了憑依,恐怕也會徹底消失。

  但一身苦修而來的修為,卻沒什麼捨不得的……

  棄便棄了。

  修為一路下跌。

  而隨著修為下跌的,還有心境。

  數以千年的苦修,蘇遜的心早已經如死水一般,難起半點波瀾……

  但隨著修為的降低,他卻慢慢的感覺,他的心態似乎也在逐漸恢復過往。

  雖然仍是滄桑數千年的心靈,卻感覺好像又一次重活了一次一樣。

  再一次重新開始。

  大乘、羽化、悟道、化神……

  修為一路掉落。

  而旁邊韓林更慘,他的修為到底不及蘇遜來的根基深厚,此時早已經跌落元嬰了,甚至連元嬰都有融化的跡象。

  但連元嬰境界的修士都足可在這血潮之中生存,由次可見這血潮如今已經虛弱到什麼地步了。

  加入進來的修士越來越多。

  百計……數以千計……到最後,已經是數以萬計……

  整個世界眾志成城。

  面對被削弱後的血潮,全無半點退卻避讓。

  人類的力量不斷的削弱,而血潮更在不斷的削弱……

  當最後一縷血潮終於被徹底淨化。

  當天空終於徹底恢復清明之時。

  之前三十餘位大乘修士,已經有十多位徹底身殞。

  剩餘的眾人中,所有人的修為都有極大的跌落。

  之前修為最高的韓林,如今也不過是元嬰初期的境界而已。

  整個世界發展了將近三千年,如今,卻直接被打落回了三千年前的境界……

  但沒人震驚悲傷於自己的修為掉落至如此悲涼的地步。

  所有的人都只是滿足的看著已經重新恢復一片清明的天地。

  「我們勝利了。」

  韓林激動的跪在地上,仰天長泣,「師父,我們勝利了!」

  重重的一頭磕在地上,他已經激動的淚流滿面。

  此時此刻,在場數以萬計的修士哪還有修士的姿態?一個個神色疲憊,好像剛剛下了戰場,獲得大勝的戰士一般,一個個無不是歡欣鼓舞。

  「啊啊啊……」

  有人忍不住興奮的長嘯出聲。

  勝利了,壓~在整個修仙界頭頂上兩千多年的血潮,終於被他們合眾人之力毀去了!

  不知道還會不會再次復甦。

  但就算真的復甦又如何……他們不懼了。

  他們已經真正戰勝了血潮。

  「終於勝利了。」

  蘇遜如今大概可算是小世界中修為最高的人了。

  化神中期……

  雖然之前他其實已經對這個境界完全瞧不上眼,但實力的掉落,連帶著心境也隨之跌落。

  之前那古井無波的境界竟被徹底打破。

  蘇遜長長的出了口氣,這算不算是意外之喜呢?

  對旁的修士而言,境界跌落,定是要痛哭流涕才行。

  可蘇遜卻又不同……他並不怎麼期待飛升。

  他牽掛太多了。

  就如之前的周小凡,其實早已經到了可以飛升的境界,但他卻賴著不走,甚至甘願犧牲在這個世界裡,就是因為不捨得這個世界。

  飛升?

  飛到哪裡去?

  不知道……但無論飛到哪裡,他的至親摯愛之人終究都是見不到了。

  韓林激動了好一陣,才算是恢復過來,對蘇遜叫道:「道祖,我們成功了。」

  「是啊,雖然付出了絕大的代價!」

  蘇遜嘆道:「你們修為跌落的太嚴重了,恐怕終生飛升無望了。」

  「無妨,重走舊路,修為找回不算難事,至於飛升的話,其實我本也不太願意飛升,誰知道我們到底會飛升到什麼世界去呢?」

  韓林笑道:「若是飛升到道祖所在的世界倒還好,但若是飛升到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那又何苦去當一個孤家寡人?」

  他神態灑脫,嘆道:「雖然修為跌落,之前數千年的苦練都要重新開始,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情反而很輕鬆很高興,甚至還有些想笑,因為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我不必急著選擇了,雖說修士皆是為了飛升而修煉,但若當真飛升,遠立現在所有的一切,難道孤苦伶仃就是修士最終的追求和宿命了嗎?」

  「而現在,我的選擇又遠了幾千年,我可以慢慢考慮,飛升可以,但最好是在凡塵再無半點兒牽掛之後。」

  「說的好,仙宮苦寒,皆在人間望天上,殊不知天上不是在回憶人間?」

  蘇遜微笑道:「你有這心態,我就很放心了。」

  他也算是搞清楚為什麼他現在心情愉悅了,說白了,他和韓林在某種意義上都很像,他們都僅僅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安於現狀,不願接受改變,不敢接受抉擇。

  不用抉擇,就是最大的幸福。

  保留現在的一切,不去改變……

  人在山上方為仙。

  脫離現在的一切就真的是幸福了嗎?

  他的思晴姐是再也見不到了,他們的女兒,還有……」

  雖然腦海里早已經記不清那些紅顏知己的面容。

  但現在心態恢復,他突然感覺……

  嗯,爺的青春……回來了。

  「我也要回去了,這麼多年不見,我突然發現,我很想念我的家人,為了血潮,我已經跟她們分別了太久太久,以後,我都不會再離開他們身邊了。」

  蘇遜拍了拍韓林的肩膀,道:「風靈月影宗,交給你了,以後,我可能都不會再加速了。」

  韓林奇道:「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想安然的享受和我的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蘇元的死、林昊的死雖然都是壽終正寢,但對我而言,卻終究太短太短,這一次,我不會再輕易褻瀆時間,不會太過揮霍浪費了。」

  蘇遜笑道:「再見了,韓林。」

  「是,恭送道祖。」

  雖然聽不懂蘇遜到底在說些什麼,但韓林明顯能感覺到蘇遜此刻心情極佳。

  當下恭敬的道別。

  看著蘇遜的身影消失在他的面前。

  主位面之內。

  當蘇遜睜眼。

  看到的,是已經完全消失的血潮。

  再不余半點兒殘跡。

  而遠處,一名身著皇袍,明眸皓齒的絕美女子正自滿臉擔憂的望著他,想要靠近,卻又有些擔憂。

  千年時光……

  初看之下,這張臉也不過是有些熟悉罷了。

  漸漸的,才回憶起……

  這該是他的紅顏知己罷?

  似乎是姓周。

  蘇遜起身,笑著對她伸出了雙手,說道:「血潮已經解決了,一切都結束了。」

  周輕雲早已經壓抑許久……而如今,看到蘇遜的舉動,終於再忍不住自己的衝動。

  如乳燕投林般,衝進了蘇遜的懷裡。

  喜極而泣道:「我差點以為你是想跟血潮同歸於盡,我都想好了,如果你死,我也決不獨活……」

  「說什麼傻話呢,清……清兒……我們要活著,好好的活著。」

  「我是輕雲!」

  周輕雲從蘇遜懷裡露出臉來,看著他的眼神裡帶著些微古怪,嗔怪道:「你要麼叫我清茂,要麼叫我輕雲,偶爾……的時候,會叫我陛下,什麼時候叫了我清兒了?」

  「因為我已經忘記過去,忘記你了,我只記得你是我的愛人,卻記不得和你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了。」

  蘇遜擁著周輕雲,雖說著讓周輕雲臉色微變的話,他的笑容卻很幸福。

  忘記了又怎麼樣呢?

  他終究是活著回來了,帶著完整的自己,回到了愛人的身邊。

  他說道:「但我還活著,活著就是最重要的,我已經失去了過去的記憶,但只要活著就行,活著,我們就能一起創造未來共同的記憶……用未來填充過去……」

  他抬頭,看著明媚的陽光。

  回想起前世里病榻纏~綿的日子,想起了山洞苦修,心如死寂的日子。

  而現在,溫香軟玉在懷,甜蜜吐息在耳的充實感讓他沉醉。

  「我也許不能選擇結局,但最起碼我可以選擇現在,我可以選擇怎樣去度過和你們在一起的日子……飛升與否不重要,但現在,我只想珍惜你們,就如你們珍惜我一樣。」

  蘇遜說道:「輕雲,我們回家吧?」

  「嗯。」

  周輕雲擔憂的看著蘇遜,見他神色自然,心知應該是無恙。

  她這才鬆了口氣,隨即想起了什麼,問道:「你說你忘記了一切,那你忘記蘇姐姐了嗎?」

  「怎麼可能忘記,她可是幫我生了一個女兒呢。」

  「蘇遜!!!我吃醋了……」

  「別咬……別咬……」

  蘇遜急忙求饒,笑道:「我想起來了,我記得,我突然想起來了,我記得我們似乎也有一個女兒,對不對?」

  「這個……」

  周輕雲怔了怔,含糊道:「某種意義上,確實是有一個女兒……但我想要一個親生的行不行?我也要幫你生孩子。」

  「好,我們會有很多孩子的。」

  蘇遜擁住周輕雲,眼光眺望遠方。

  那裡……

  隱約間,看見劍光流轉。

  最前方屹立於飛劍之上,身影颯然的嬌俏身影,懷中還摟著嬌俏可愛的小女孩兒。

  而在她身後,數道身影,無不是面容嬌美……

  而且透著幾分熟悉。

  他看著她們,她們看著他。

  什麼都不必說。

  目光中,早有千言萬語。

  《全書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