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八十三章、 鮮明對比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至於祁連雲的遭遇,則成功的和林夕形成了鮮明對比。思兔sto520.com

  林夕所到之處,那可都是夾道歡迎。

  而他呢,則是處處吃閉門羹。

  「給我滾!再敢來影響我的生活老子打斷你的腿。」

  「擾我清靜,當誅!」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是誰派你來的?你屬於哪方勢力?」

  「想要我的傳承,那你就永世留在這裡陪我!!」

  各種恐怖的回覆讓祁連雲頭皮發麻,大多數情況他甚至都沒有見到正主,然後就被可怕的力量籠罩,九死一生。

  若非檮杌護體,他恐怕真的已經死了。

  在此隱居的修士,隱世的原因五花八門。

  但有一個唯一共同點,那就是不願意被世俗打擾。

  祁連雲這麼找上門去,自然引起了這些前輩高人的不滿。

  吃閉門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氣死我了,你們都隱居了,還留著傳承功法幹什麼?留著帶進棺材啊?還不如送給我讓我發揚光大,你們這群自私的老混蛋!」

  祁連雲當然不敢當面罵人,只敢在心中暗自發泄。

  他很鬱悶。

  又沒有多少時間,他當然只能開門見山。

  但顯然這一套對仙島上的人來說不起作用。

  「我都只能這樣,那林夕還在討好普通人,能有什麼用?」祁連雲一邊嘲笑一邊疑惑:「還是先去看看,說不定他有什麼陰謀。」

  而當祁連雲來到林夕幾人身邊時,林夕仍然在做著各種讓他不解的事情。

  「大爺,您耳朵不好記得要每日吞服這個藥粉,不出半個月就能恢復。」

  「王大哥,你家要修地窖?好好,我忙完就過去幫忙,哈哈哈哈,客氣什麼,都是小事。」

  「對了,誰家還沒有照明石?我這裡還有不少,害,賒帳也沒關係,不礙事。」

  「林嬸你家那灶台可得換換了,都破成什麼樣子了,多危險啊。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您就在家好好等著就是了。」

  林夕堅持著在為這些凡人送溫暖。

  祁連雲仍然不解:「你這到底要做什麼?」

  「你看著就是了。」林夕瞥了他一眼:「你不是找你的仙緣去了麼,怎麼又來找我了,可別浪費這來之不易的一個月時間。」

  祁連雲的臉漲成了豬肝色。

  他心裡憋屈壞了。

  「那些老傢伙的傳承也沒什麼了不起。」祁連雲嘴硬道。

  林夕對此只是笑而不語。

  這些凡人所遇上的問題,對修士來說根本算不上事。

  根本沒有耗費多少時間林夕就解決了眾島民的問題,並且得到了一致的好評,有不少熱情的大嬸留林夕吃飯,但都被林夕婉拒了。

  而就在所有事做的差不多的時候,遠處一位少年牽著一頭老黃牛慢悠悠的走來。

  少年似乎很驚訝於島內的變化。

  「這照明石是你在賣嗎?」少年好奇問道。

  林夕點頭:「是啊,小朋友你要來一顆嗎?」

  「我沒有錢。」少年皺了皺鼻子,似乎對小朋友這個稱呼有些不滿。

  「要不了多少錢,你先拿著,到時候有錢了再給也不遲。」

  林夕很大方的將照明石塞到了少年手中。

  少年看著手中的照明石,眼中有幾分迷惑。

  「放心,就是顆會亮的小石頭而已,沒什麼危險,安心收下吧,這段時間這般漆黑,沒有光亮摔著了可不好。」林夕溫和笑道。

  少年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而此時少年注意到了站在林夕身邊的祁連云:「咦,是你。」

  「幹什麼小子,別套近乎。」祁連雲寒著臉。

  他當然記得這個小子,但是他誤以為對方是什麼前輩高人,結果去討好人家,結果對方竟然真的只是個普通小屁孩。

  這簡直就是他人生的重大恥辱。

  所以看到這小子再次出現,他根本懶得搭理對方。

  但沒想到對方竟然還主動找他說話。

  少年笑了:「怎麼我記得好像是你找我套近乎,還說什麼要結為異姓兄弟。」

  「你記錯了,別胡說八道。」祁連雲冷聲警告道。

  那化神修士的幾分不善可不是凡人能承受的住的。

  一縷威壓泄露出去。

  少年因此臉色泛白,那頭老黃牛不安的踏步。

  林夕見狀猛地瞪了一眼祁連雲,低吼道:「你在幹什麼?」

  「沒幹什麼。」祁連雲聳了聳肩,將外泄的威壓收了起來。

  這才讓少年臉色好看一些。

  林夕關切問道:「小朋友,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少年連連搖頭,看起來有些驚慌。

  「不好意思,這個人腦子有點問題,你家住哪裡我可以送你回去,如果你有什麼需要也都可以和我說,我儘量滿足你。」

  「不用了。」

  「不用這麼客氣。」林夕說道:「就當我給你賠禮道歉了。」

  少年微微搖頭:「又不是你的錯。」

  「不不,是我的錯。」

  林夕的意思也很簡單,既然是他要來到這座島上,那驚擾了這裡的民眾自然也有他的錯。

  少年見狀笑了笑:「你倒是個好人。」

  「還湊活吧。」笑著說完這句話,林夕微微一愣,感覺到有幾分古怪,因為對方的語氣中帶著幾分不易察覺的俯視。

  有指點江山的意味了。

  林夕好奇了看了眼少年。

  很普通,並沒有什麼特殊氣息。

  是自己感覺錯了?

  但下一刻,少年的身影不知道為了驟然高大了起來,仿佛化作了雲層深處那不可知的神像,若隱若現,恢弘至極,俯視著三千世界。

  林夕一悚:「你......」

  這少年不是凡人?!

  他竟然半點都沒有察覺出來。

  不可思議。

  最重要的是,林夕並不想招惹在島上隱居的大人物。

  但怎麼就有大人物找上自己了呢。

  祁連雲渾身打了一個哆嗦,眼裡滿是驚懼,他望著少年的影子,就像當初在死亡的裂縫之中仰頭看到了混沌一片的凶雲,那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戰慄。

  他怎麼可能想的到。

  這個少年竟是那種級別的存在。

  「哞~~」

  老黃牛低鳴一聲。

  聲音中帶著攝人心魄的力量。

  天地間的一切仿佛全都停滯住了。

  少年緩緩開口:「不管你要做什麼,不要打擾島上清靜。」

  「是,前輩。」林夕低頭回應。

  「至於你。」少年目光又落到了祁連雲的身上。

  祁連雲身軀僵硬,不知道被什麼可怕力量包裹,渾身上下竟然動彈不得,只能眼中流露出幾分求饒的神色,卻說不出話。

  「哼。」

  只是冷哼。

  待眾人回過神來。

  少年與老黃牛已經走遠,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只剩下驚恐的癱坐在地上的祁連雲不斷的喘著大氣,仿佛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回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