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幾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葉文初和葉老太爺還有葉俊聊天。

  葉老太爺最近完全是事業的不知第幾春,總之,他意氣風發,幹勁十足。

  「我準備將鋪子往江南開,讓你二哥去管。」葉老太爺道。

  「您準備開哪個鋪子?」

  「舶來品行。」葉老太爺道,「我寫信給了我朋友,請他幫忙調查了江南舶來品的價格。」

  葉氏的價格非常有優勢。

  葉文初沒法反對,因為在做買賣的事情上,她沒有葉老太爺想得長遠周全。

  葉俊送女兒回宮,葉文初笑著問葉俊:「我怎麼聽說,近日有不少人給您說親事?」

  「有沒有合適的?」

  葉俊一聽,頓時擺手:「沒有,我不可能再成親。」

  「您還年輕啊,為什麼不成親?」葉文初心疼葉俊,年紀輕輕就一個人過,未來的日子那麼長,她捨不得他始終一個人。

  白天忙忙碌碌,便罷了,夜裡燈下一人,青煙孤影,不管是誰都會有孤獨惆悵的時候。

  「爹一個人挺好的,你別操心爹。你自己過好自己的日子,天下人都看著你們呢。」葉俊給女兒整理衣服,「現在你威望還在,可再過幾年,新官上任不知葉醫判的厲害……」

  「到時候,就覺得你一人獨占了後宮,是耽誤了聖上的子嗣。」

  「有心之人的筆桿子多腐臭,你也不是不知道。」

  葉俊不能成婚,葉文初已經有葉氏這個外家了,如果他再成親,新的妻子進門難免又是一門親。

  若是親是好親也就罷了,若是不省心的呢?

  到最後,還是要讓她女兒辛苦,給她女兒增添負擔。

  他的初初已經很辛苦了。

  「知道了。」葉文初笑著道,「那我們都努力過好日子,有事都告訴對方,不藏著掖著。」

  葉俊點頭。

  「爹知道了。」

  葉文初坐上轎子,悠悠蕩蕩地回宮去。

  乘風蹲在她宮門口等她,她快走了幾步:「悄悄回來的?」

  「嗯!屬下說回來取換洗衣服,趕緊來和您回話。」乘風低聲道,「景行和二爺很投緣。」

  葉文初笑了起來。

  「對吧,我神機妙算。」

  葉文初覺得她都能做月老了。

  「你從現在開始,多和景行說江南如何美!」葉文初告訴乘風,「我祖父過些日子,會讓我二哥去江南,到時候我拜託景行護送。」

  乘風衝著葉文初豎起個大拇指:「娘娘,您神人!」

  「快去,別叫景行覺察了。」

  乘風點頭,小跑著幾步又回來問葉文初:「娘娘,您什麼時候也給小人介紹個?」

  「馬玲?」葉文初問他。

  「我不要,那麼凶。」乘風拔腿就跑,馬玲正從殿內出來,站在門口一臉不解,「師父,我咋聽到乘風在說話?」

  葉文初抿唇笑:「他剛才蹲門口,你沒看見?」

  「沒有啊!」馬玲真沒看到,她在讀書。

  過幾日,她要繼續去府衙報導了。

  葉文初脫了外套,八角給她備了熱水,葉文初懶洋洋地泡著澡。

  她不禁想起前世的浴缸。

  可是,她的記憶變得模糊了,她甚至開始疑惑和猜測,前世是她的夢境,還是這一世是她的夢境。

  她會不會哪一天睡著了,又回到了前世?

  想到這些,她的心口便開始尖銳的刺痛。在這裡,她有太多的留戀和不舍了。

  「在想什麼?」沈翼忽然在她耳邊說話,看清她的臉,他一愣,在她眼角擦了一下,疑惑道,「出什麼事了嗎?」

  葉文初用帕子蓋著上半身,嗔怪道:「怎麼突然進來,我都沒聽到。」

  「你出神了,沒聽到。」沈翼打量著她,「怎麼哭了?」

  葉文初搖頭:「是水,好端端的哭什麼。」

  沈翼吻了她的眼角,那一滴水是咸澀的。

  他揚眉。

  「好啦,你快出去,皇后娘娘要起身了。」葉文初趕他走,沈翼笑著出去,但等她穿好中衣,他又進來了。

  「怎麼著,做了聖上就能耍流氓了?」葉文初將濕頭髮裹起來,沈翼給她披著衣服,「不然呢,坐這個位置總要有些好處的。」

  葉文初白了他一眼。

  「季穎之剛來找我。」沈翼酸溜溜的,「臭小子什麼都要比我快!」

  葉文初哭笑不得。

  她都能想得到,季穎之怎麼委婉又克制地嘚瑟。

  倒不是他為人克制,而是害怕太張揚,被沈翼收拾。

  「那我們也努力努力。」葉文初道,「也不比他晚幾天。」

  沈翼驚訝地看著她,葉文初樂不可支。

  「難得有事情讓你驚住的。」葉文初笑著出去,以逗沈翼為樂,沈翼忽然從後面將她抱起來,吻了她的臉,低聲道,「努力肯定要努力的,但生孩子卻是要講緣分的。」

  葉文初捶他:「怎麼成親後,越來越大膽了。」

  ……

  聞玉和葉頌利他們在別院住了十天,景行真的重獲了新生。

  這個新生,是葉頌利帶給她的。

  下河摸魚,上岸抓鳥,男裝混跡青樓,女裝去見識了戲班子的後台。

  她不是沒有見識,而是以前都是公事公辦,現在是玩。

  葉頌利的玩法千奇百怪,層出不窮。

  他把景行當兄弟,頗講義氣。

  郭氏看著兒子那熊樣,氣不打一處來,但也沒有多說,生怕嚇走了景行。

  她原覺得,葉氏飛黃騰達了,葉頌利就能娶高門貴女,可當葉文初將景行送到她面前來,她恍然明白過來。

  她的兒子不走仕途,不想要權傾朝野,娶貴女其實意義不大。最重要的,她的兒子不能成為高門擴充權利的梯子。

  他們不要權利,可「高門」的親家或許會要。

  所以,景行再合適不過。

  而且,景行能管住她兒子。

  還是葉文初想得周到長遠。

  過完中秋,當葉老太爺提出讓葉頌利去江南的時候,葉頌利高興不已。

  他去問景行去不去江南。

  景行欣然同意了,因為乘風已經和她炫耀了很久,曾經去過江南,看到過的風景。

  九月初,葉頌利和景行一起去了江南。

  九月末的時候,京城落了一場雪籽兒,隔了幾日進十月時,隨來了一場大雪。

  天地之間萬物被掩蓋在皚皚的白雪中。

  葉文初忽然怕冷,連著三日不出門,整日懶洋洋地趴在床上打盹兒。

  沈翼進來,她也只是掀了眼皮,貓兒似的挪了挪位置,繼續睡了。

  沈翼摸了摸她的額頭,有點擔心,想請遲清苼來看看。

  ------題外話------

  早!最近好忙啊,考完了試又是一波寒假安排,真的是……

  你們娃兒放假木有?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