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無限城,獻祭寫輪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15分鐘前!!!

  天空還是正常的黑色,淅淅瀝瀝的雨才剛剛落下,夜色還是靜謐的,宇智波的屍體正被集中收斂裝入運屍袋,一顆顆猩紅瑰麗的眼珠子都被浸泡在鹽水罐子裡。

  志村團藏正滿載收穫的往根部返回,根部的工具人在跟隨著,西索雙手插兜嚼著口香糖;

  猿飛日斬志躊躇滿志的出了火影大樓,身後跟著如喪考妣的赤木森和1號,暗中還有引為心腹的暗部精銳跟隨;

  卡卡西正在外面給漩渦鳴人守門,漩渦鳴人正在裡面潛心苦讀;

  宇智波佐助正躺在病床上安靜的昏迷著,宇智波鼬正叛離出了村子在外面被漩渦里跳出來的[阿飛]追上;

  黑絕正悄悄在暗中跟上志村團藏,像是發現了了不得的秘密似的,從地底先一步潛入進根部;

  4號寄生獸還在盡職盡責的守著鐵門裡的極樂之匣,花藤悟和鬼相楠正和市丸銀匯合到一起,兩人肩上各扛著一個攝像機,打算將等會兒的演出全程無死角的錄製下來;

  不消說這是涅繭利的想法和手筆,而涅繭利本人則正待在極樂之匣的屋子裡,安靜的恍如假死般和暗處的牆壁環境融為了一體,胸口則別著一顆微型的攝像探頭,正對準極樂之匣的鬼臉,他必須從極樂之匣開啟的瞬間就從正面拍攝記錄下開場儀式;

  輝夜奈見正待在極樂之匣的門裡,在他身後是一個水波流轉似的漩渦,仿佛連通著某個未知的異度空間,空間裡幽暗空曠,被[人]為隔斷成了一個又一個方方正正的格子空間,隔斷的材料上覆蓋著一層靈壓用以加固,整體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魔方盒子。

  這是涅繭利根據極樂之匣內部現有的空間,在詢問過那奈見會長的喜好想法後,連夜趕工裝修出來的[舞台]。

  限於時間和條件有限,裝潢還略顯簡陋,但已然初具規模,數百個相同的格子空間裡,用或上或下,或左或右,的階梯走廊連接著,讓人進來一眼看上去,好似分不清東南西北上下左右,只覺得眼花繚亂,天旋地轉。

  此刻,

  這些格子空間裡大部分都是空置的,牆上和榻榻米上或隨意塗抹著畫,或者懸掛著長長的畫卷,這些畫卷的風格都是詭異血腥,色調陰沉黑暗,而畫裡的內容就更是荒誕離奇,讓人一眼看上去摸不著頭緒,只會覺得心裡不舒服,掉一身的雞皮疙瘩。

  還有一些格子裡確實有活物的,姑且叫作活物吧,在死神的眼裡,至少在涅繭利和市丸銀的眼裡,他倆聯手製造的這批虛當得起活物的稱呼。

  這是繼霧隱村後,第2批誕生出來的虛,材料來自於鬼燈城裡那些無惡不作的囚犯,單從靈魂品質的惡劣而言,不要誤會,惡劣的靈魂於虛而言,是優秀的品質。

  這批材質遠勝於第1批,再加上有涅繭利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以及能夠付諸實踐的科學執行力,這批虛的實力遠強於第1批,在舞台上的表演效果也更令人期待,畢竟他們長得更凶也更狠的樣子。

  唯一不順利的是,這批虛依舊沒有誕生有智慧的存在,都只遵循本能,滿腦子充斥著毀滅和殺戮的欲望,全是一次性的可消耗品,沒啥保存價值。

  這些虛被關押在格子屋裡,身上捆纏著鎖鏈,只待解開,嗅到了人味兒,它們就會如同被餓了好多天的鬣狗一般,從籠子裡衝出去覓食。

  順帶一提,被涅繭利和市丸銀製造出來的虛不以人為食,或者說脫離了那種低級趣味兒,從而得到升華,它們現在的食譜是人類臨死前從靈魂中逸散出來的恐懼和絕望。

  因為被輸入進靈壓的鎖鏈纏著,一個個虛都顯得很萎靡,從誕生到現在,它們還沒有進過食,飢腸轆轆的有些營養不良。

  此刻卻都無比安靜的趴伏著身體,碩大猙獰醜陋的腦袋和沒有五官的白色面具死死地抵在地上,根本不敢抬起來。

  它們能夠嗅到,有一個好似恐怖的天敵,又好似更邪惡恐怖的同類物種,現在就跟他們在一個同一個魔方建築里。

  它們不知道該如何鑑定這位[天敵+同類]的詭異存在,它們唯一感到的就是恐懼,生怕引起對方的主意,害怕被殺掉亦或者是被吃掉。

  唯一懂得一點智慧的是極樂之匣里原本就存在的一隻怪物,遭到涅繭利和市丸銀的一通混合毒打後,就又學會了謙卑和聽話的品格,被套上了一層狗項圈做了點改造就安排到在匣子入口,開關門。

  當然,

  也不會被涅繭利和市丸銀高看一眼,同樣被冷酷無情的死神歸類入一次性消耗品的清單里。

  「知道門打開以後要做什麼嗎?」

  輝夜奈見冷冷的瞥了一眼無頭怪,他不記得這東西在原著里叫什麼了,不重要的玩意兒,畢竟連一點成就都沒從它身上刷出來。

  就只配叫無頭怪!

  無頭怪使勁點頭。

  「很好!」

  輝夜奈見嘴角輕抿出弧度,性感的耳廓微微抽動,隔著極樂之匣他能聽到外面傳來紛雜的腳步聲,然後是兩個低沉枯澀的嗓音在說話,中間還夾雜著西索病態而亢奮的笑聲。

  「表演開始,action!」

  輝夜奈見無聲的打了個響指,走入身後那團漩渦中,等待著西索開啟極樂之匣,帶著他和他的主演們前往進入匣子裡的[主舞台]!

  「Action !」

  匣子外的西索同樣在心底念了一句,他長長的伸了個懶腰,然後口中吐出一個破裂的泡泡,順手打了個響指,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這裡。

  他先是對赤木森笑了一下,「赤木森首領也來了呦,也好,極樂之匣的開啟,怎麼能少得了咱們草忍村的觀眾呢!」

  「....」赤木森不吭聲。

  然後,他看向兩個竊竊私語互相交換眼神的老傢伙,笑意盎然道:「既然都沒有疑問了,那就不要耽誤時間了,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

  猿飛日斬從自志村團藏手裡接過一個巨大的玻璃罐子,裡面沉淪起浮著,一顆又一顆猩紅的眼珠子在盯著他。

  「哎,不要讓宇智波的犧牲白費,我們開始吧,西索!」猿飛日斬長長嘆了一口氣。

  「好的!」

  西索腳下輕輕一點,整個人一躍而起,踩在極樂之匣的頭頂上,他咬破手指,在鬼臉的眉心處隨意畫出一道扭曲的咒印。

  不要問他這個咒印是什麼意思?

  見多識廣,學識淵博的忍學教授看著那個咒印,竟完全不認得那咒印是何含義。

  但不重要,

  重要的是,隨著那個咒印的完成,極樂之匣突然產生了反應,仿佛被喚醒的前兆一般,那隻猙獰僵死的鬼臉傳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嘴巴逐漸張開,閉攏的牙齒縫隙裂出一道幽暗深邃的狹口。

  「獻上祭品吧!」西索幽幽的說道。

  從那幽暗深邃的狹口中有一股陰森的風傳出來,空氣里似乎也瀰漫開一股他們從未感知過的詭異力量,那力量透著邪惡,晦澀,冰冷,直透靈魂。

  猿飛日斬深吸一口氣,枯皺的手臂上一根根蒼老的血管暴凸映出青紅色,他臉上皮膚透出詭異的紅潤色。

  「獻祭祭品的人是我,所以,許願的人也只能是我!」

  猿飛日斬在心裡對自己確認道,然後,抬頭看了一居高臨下低頭正好低頭看來的西索,他咬牙一把將手中的瓶罐塞入進鬼臉的嘴中!

  「開啟吧,極樂之匣!」

  西索視網膜上飄過一行字,他雙臂張開,兩邊指尖各自吊掛捏著一張撲克牌,一紅一黑的大小鬼牌里的小丑也好似在放肆的咧嘴大笑著...

  極樂之匣,開啟了!!!

  ps:火速第2更來襲,今天提前發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