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仁皇之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酸棗之役的結果,可謂是令天下震懾。思兔閱讀520官網www.sto520.com

  關東聯軍號稱百萬之眾,被大彭皇帝陸頎親率三萬人給打崩了……而且還是在野戰之中堂堂正正地擊潰的。

  這一戰,可謂是將大彭朝廷的煌煌天威給打了出來,也令那關東各地心思不定者生出了惶恐之心。

  在少帝登基時,他們以為大彭國祚已經日薄西山。

  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少帝忽然崩殂,而後上來了一位強得令人恐懼的絕世君王。

  武皇帝的威懾在於起武功……可他的武功也是要靠將軍打下來的。

  沒了能打的將軍,這武皇帝的晚年就是參照。

  可如今的陛下陸頎就不一樣了……這位經歷十分傳奇的年輕皇帝能夠憑藉自己的實力親自帶兵打穿全國!

  那酸棗一役,其實也已經不亞於大彭的立國之戰了。

  也的確是如此。

  在此一戰之後,王棄直接班師回朝沒有任何停留留戀。

  可是兗州、豫州、徐州乃至荊州的太守們都紛紛派遣使者來到京畿,紛紛解釋自己先前不停號令的緣由,祈求朝廷的諒解並且願意重歸於朝廷治下……

  這些事情王棄都懶得理會了,他直接把已經嘴唇上長著絨毛的去疾給提溜了出來……太子繼續監國。

  去疾對此無奈極了,他原本以為王棄御駕親徵結束了,他能休息一段時間呢。

  結果好傢夥,他的這位親叔父居然親自下廚給他熬了一大碗的靈藥粥……愣是令他精神百倍地通宵處理公務。

  騾子都沒這麼慘的吧?!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去疾的太子太傅丙紀入宮覲見,他才鬆了一口氣地讓自己的老師一起幫忙處理政務。

  而且因為是叔侄兩的熟人,他忍不住就和丙紀吐槽起自己的那位親叔叔來了……

  「叔父也真是的,御駕親征一回來,居然就將所有事務都丟給我,而自己則和叔母去阿嬤那裡玩……君濡都已經好幾次埋怨我沒時間陪她了!」

  丙紀慈愛地看著眼前這個可以說是他撫養長大的太子,有時候真是感慨世事之奇妙。

  當年他不過是個小小的廷尉監,而這孩子也是出生在郡邸獄中……他只是本著心中的良善咬牙將著孩子撫養長大,卻沒想到遇到了時來運轉。

  如今這孩子成為了太子,而他也因此成為了太子太傅。

  這一切,在他看來都是那位極具傳奇色彩的皇帝的緣故。

  他慈祥地笑著說:「太子不必如此,陛下如此做的用意還不清楚嗎?」

  去疾訝然問:「叔父不就是覺得這政務太過繁瑣無趣,所以就隨便丟給了我來處理嗎?我估計,等他這皇帝當膩了,很快也會又丟給我吧……」

  這一臉的煩惱。

  丙紀無語,雖然和他所想不太一樣,可是他的結論和去疾一模一樣。

  稍稍停頓,他說:「是啊,外朝之人都說太子你只是過渡之選……可是我們這些真正了解陛下的人眼中,陛下早就在為太子鋪路了!」

  「提前學習政務是其一,陛下無後卻又始終不擴充後宮是其二……太子在陛下心中,可謂是唯一人選。」

  去疾聽了也是沉默了下來。

  他聽阿嬤說過的,王棄無後是因為他的叔母暫時無法生育……這一方面是王棄對冉姣的獨寵,另一方面……

  因為時代的特殊性,幾乎所有人都解讀成了王棄對去疾保護。

  自從王棄在郡邸獄中看到十二歲的去疾,如今一晃差不多四年過去,去疾已經是個十六歲的少年郎了。

  因為年幼時期的經歷,使得去疾分外珍惜每一點學習的機會,於是他就成為了群臣眼中『敏而好學』的模範太子。

  如今處理朝政次數多了,他竟然也慢慢地有了自己一套的方式來。

  這是一個十分出色的太子,可群臣心中不免想起了武帝朝時那被迫造反如今連個諡號都沒有的魏太子。

  忽然去疾收拾了心中事情,然後躬身將太子太傅丙紀引入座,再在其對面坐下一本正經地提問:「關於本次父皇親征,弟子有許多不解之處想要向老師求教。」

  丙紀見狀也是正色起來……這就是他對這個弟子的滿意之處。

  聰明好學,並且還尊師重道。

  方才閒談之中他可以稱呼王棄為叔父,可這正式奏對一開始,就又稱呼王棄為父皇……這便是『禮』。

  「殿下試言之。」

  去疾道:「父皇御駕親征,親臨陣前指揮若定,竟然一戰而潰敵百萬……此乃父皇之能,弟子是難望其項背。」

  「只是弟子有一疑問,為何父皇在班師回朝之後就明言如非必要便不再親征?還提拔了許多部將出鎮四方。」

  丙紀笑了起來道:「殿下一定覺得陛下偏好軍旅之事,會想要親自將這天下都收復吧?」

  去疾點頭。

  丙紀正色道:「那殿下就誤會陛下了,陛下此舉乃是為了給殿下培養出一批可以堪用的統兵將領……同樣這以三萬擊潰百萬的絕世武勛在前,那些將領也完全可以不用擔心『功高震主』而放心地施展才華。」

  「此乃陛下之仁慈也!」

  去疾聽得有些發懵,他覺得丙紀的解讀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不過在他心裡王棄的確足夠偉大,這麼解讀也沒錯。

  隨後他又問:「可是老師,父皇又為何要放那些人一馬?」

  「聽聞當時的情況,明明父皇可以將那些人直接一舉擊潰,可偏偏在大獲全勝之際收束兵馬停止追擊,使得關東諸反王得意苟全性命。」

  去疾不解地問:「如此一來,不是太便宜了這些反王?我們再行攻略的時候又要多費許多手腳了。」

  丙紀搖搖頭道:「一般情況來說是如此……可是殿下,您同樣該看到最後那酸棗之盟在陛下的戰鼓聲中一日崩潰……此乃攻心伐謀,比什麼都要強。」

  「臣敢打賭,這些關東反王此次雖然活著回去了,可此戰將會成為他們的終生夢魘……此後天兵所致之處,應當都會很輕鬆吧。」

  去疾聽了若有所思道:「老師的意思是,這些敗軍之將、敗陣之兵會將父皇的英明神武傳播到關東各地,從而徹底動搖這些反王的統治根基?」

  丙紀微微頷首,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他說:「行了,今日陛下難得會去早朝,太子殿下也好好準備一下吧……如今陛下雖然早朝,但主要還是看殿下您的表現。」

  去疾略略緊張地點點頭,便起身與丙紀告別。

  與丙紀一番話令他心有所得,也是對自己那親叔叔的伐謀攻心之道感到欽佩極了。

  他一個人想到激動處就忍不住起身來回行走了一陣,恨不能自己也可以像王棄那樣親自提兵去攻略四方。

  不過他知道自己沒有那種才華,他只能儘量做到讓適合的人呆在適合的位置上……

  「去疾,你還在這裡呢?正好,隨我一同去早朝吧。」

  王棄路過了御書房,就看到了剛通宵處理完政務又和丙紀一番對答之後的去疾。

  去疾那年輕還顯得青澀的面容上立刻閃過一絲苦澀……他為何還會在此,你心裡就不能有點逼數嗎?

  難怪那些外朝大臣們最喜歡皇帝當甩手掌柜讓他這個太子來監國了……他現在也分外期待那種時刻,簡直和放假一樣。

  不過最近難得和王棄有這麼同行的時候,去疾也是大著膽子問了剛才一樣的問題:「叔父為何要放任關東反王收拾兵力安然撤回呢?」

  對於這個問題,王棄想也沒想地就答道:「那是因為當時我們已經有了六萬俘虜,若是再多來一些,光靠關中地區可就撐不下去了。」

  「乾脆讓那些反王把自己的人都帶回去,別來我這蹭飯吃浪費軍糧。」

  這答案著實是超出了去疾的預料,他壓根就沒想到王棄的想法竟然如此地『接地氣』……只是單純的當時軍糧不夠吃……

  去疾略略有些無語地說:「可是叔父,就算這樣你也可以將對方先擊潰啊,只是少抓俘虜罷了……」

  王棄點點頭道:「是啊,這是很簡單,可我不想來年派兵來收復失地的時候,得到的只是一片被兵災肆虐過後的焦土。」

  「原本我大彭,現在應當是要休養生息的時候啊。」

  去疾這才是被震懾住了……他忽然間領略到了什麼一種真正的皇者之心。

  比起丙紀說的那種所謂攻心伐謀,其實王棄更在意的是地方百姓是否會被亂軍所害!

  各方反王是逃得狼狽了一些,可是這樣一來他們也會收束自己的軍隊加緊趕路,而不是留下來禍害地方。

  去疾忽然覺得眼前的叔父無比高大了起來,他在這一刻覺得自己學到了許多事情……

  叔侄兩沒有再多說什麼,他們一同來到了上朝的前殿,先後落座之後讓文武百官參拜。

  去疾漸漸地領悟了王棄的想法,也有了自己的成長,所以這一天在朝堂上與袞袞諸公討論政務時,首先要確定的是這一條政令下去是否會擾民……

  開始對普通百姓表現出了極大的寬容與耐心,這也是與他之前的作風完全不同的。

  他其實本就成長於民間,對於民間之事有很深刻的理解。

  只是先前他在袞袞諸公面前終究有所膽怯,不敢將自己的真實想法有所表現……但這一刻,他變了,也讓朝堂上的諸位大臣們感受到了他的變化。

  丙紀見此情形忍不住含笑撫須,他認為這樣的太子距離他理想中的聖君又更進了一步。

  而其他大臣則是紛紛對去疾刮目相看,因為他們注意到太子這是已經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政治立場……這很了不得,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政治上成熟的開始。

  「父皇,兒臣以為如今大彭的法令對於那些屬吏來說太過苛刻了,稍有犯錯便是要下獄處置……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去疾竟然還一咬牙,提出了自己有生以來的第一條建議。

  王棄一個恍惚,仿佛又看到了郡邸獄中那個被犯婦撫養、由罪吏教導的孩子……

  他不由得看向了丙紀,就發現丙紀也是一臉驚嘆地看了過來。

  萬一忽然『哈哈』大笑道:「太子能有此見自然是極好的,既然這事是你提出來的,那朕便讓你與廷尉一同重新制定這條律令如何?」

  去疾立刻答道:「多謝父皇成全。」

  眾臣都是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他們注意到,這是皇帝要讓太子真正涉足核心政務了。

  這才多久?

  這種培養力度,怎麼看都不像是對『過渡品』的態度。

  他們這才意識到當今天子陸頎恐怕是認真的了……可是群臣再看太子身邊的屬官……好傢夥,不聲不響的,儲君身邊已經有了一個不起眼但很可靠的小團體了。

  王棄注意到這些官員們已經開始注意到了去疾身邊的位置……他覺得可不能讓他們這麼閒下來了胡思亂想。

  所以他乾脆利落地拋出了一條在當時絕對是屬於驚雷的政令……

  開設科舉,來年開春就開第一科,為國選良才!

  群臣直接驚呆了,這種開創性的政令讓他們一時間毫無頭緒。

  當時就有人要反對,可是還沒等眾臣說什麼的,王棄就已經頒布了第二道政令……

  成立『國書坊』,刊印石渠閣中經典藏書發布天下,天下學子皆可由此購買經史學習。

  而隱藏在這兩道政令之後的,則是林觸奉命以內庫之銀錢建立了多座造紙坊,直接批量製造物美價廉的白紙,以為這兩道政令的執行提供物質基礎……順便也充實一下王棄的內庫。

  這種突如其來的政令肯定是迎來了群臣的反對……主要是他們都沒想明白這樣的政令是否對朝廷有利,所以不想這麼急著做決定,想要讓皇帝暫且押後再說。

  可是吧……王棄將『國書坊』的事務直接交給了陳昀去辦。

  陳昀沒有拒絕……士為知己者死,他已經不會再對王棄的指令有任何的遲疑了……甚至也因此,他以相國之尊替王棄抵擋掉了太多的反對意見,讓這件事情得以被立刻執行了下去。

  很顯然,陳昀已經成為了王棄掌控朝廷的一件絕佳工具……這麼出色的工具人,他可不捨得隨便丟棄。

  王棄當然知道科舉改革會有多大阻力,可也正是因此他想要在給去疾先打好基礎……而且當前的情況,還是實行科舉制的絕佳機會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