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澤拉斯】(兩合一章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很快,雙方選手上台,開始了第三場比賽的BP。

  「藍色方OMG,而RNG擁有優先選邊權選擇了紅色方。這一點是比較值得注意的點。」管澤元有些驚訝,「畢竟從季後賽開始到現在,整體看下來藍色方的勝率都是碾壓紅色方的,而且幾乎所有隊伍主動選邊都會選擇藍色方。」

  「紅色方最大的優勢就是最後一手的COUNTER位,我想RNG應該是要利用這點來做文章。」貓皇說道。

  姿態點點頭,然後道:「但BP上肯定是要吃一點虧的……我們先來看一下兩邊第一輪的BAN人,OMG選擇BAN掉了盧錫安牛頭芮爾,而RNG則是BAN掉了人馬佐伊阿卡麗。」

  「雙方這把的BAN人很奇怪啊,很多強勢的英雄都被放出來了,卡莎小炮,還有塔姆和錘石。」

  管澤元說著,就看到OMG在一樓秒選了錘石。

  「錘石!」

  這個選擇不意外,大部分隊伍在塔姆和錘石的選擇中都會選擇主動性更強的錘石。

  「RNG接下來的選擇還很多,因為塔姆可以搭配的AD非常多。金克絲塞納甚至是維魯斯大嘴,這些都可以用。」

  「但是!RNG並沒有選擇塔姆,而是選下了泰坦和烏迪爾!」貓皇一臉疑惑,「啊?RNG不想玩塔姆嗎?是想要玩卡莎那一套沖臉的陣容嗎?」

  「可能RNG對之前兩場比賽的復盤結果是,要讓小明玩能動起來的英雄。塔姆這個英雄還是偏保護型,其實是有點被動的。」姿態分析道。

  「看來RNG在這場比賽做出了大量的改變啊。」管澤元挑了挑眉,「我們再接著來看OMG的選人。」

  「OMG選下了狗熊來對抗烏迪爾,這個選擇是他們非常獨特的偏好。然後第三手,OMG再鎖下厄斐琉斯來搭配錘石。」

  「RNG的第三手選下了……霞?」貓皇頓了頓,十分疑惑地道:「這場比賽有個點很奇怪,塔姆沒人選就算了,卡莎和小炮怎麼都變得無人問津了?」

  姿態也很不解,「正常來說泰坦配霞,肯定沒有配卡莎來的好。」

  「但RNG既然做出了這樣特別的選擇,肯定是有他們的理由的。讓我們接著來看雙方的第二輪BAN人……」

  第二輪BAN選。

  RNG選擇針對中路,BAN掉了沙皇辛德拉。

  在沈寒的眼裡,這樣的BAN法很明顯是要搶發條了。

  因此沈寒也很直接的把發條和維克托都給BAN了,意思就是告訴RNG:來嘛,來拼中單的英雄池嘛。

  不過Cryin的英雄池也沒OMG想像中那麼薄弱,他還是掏出了一手壓箱底的瑞茲。

  而且這手瑞茲基本封死了OMG想拿塞拉斯的想法。

  因為除了一個泰坦大招,其他三個人的大招都很垃圾。

  「我玩什麼?」張遠感覺有點頭痛,「傑斯嗎?」

  雖然盧錫安BAN掉後,傑斯就已經是一個幾乎沒什麼COUNTER的英雄,但直覺告訴他,他要是真的選了傑斯很可能會遭大重。

  沈寒想了想,說道:「鱷魚吧,小虎他不玩奎因。而且就算他們猛抓,鱷魚也有操作空間。」

  張遠點頭表示同意。

  OMG在第四手點出了鱷魚,沒急著確定,因為還要等確定中路的英雄選擇。

  「周裕,你想玩什麼?這把玩刺客可能不太好進場。」沈寒問道。

  「不玩進場,那我玩個POKE英雄怎麼樣?」

  周裕看著英雄列表心中一動,然後興奮道:「澤拉斯!他們雙C都是手很短的英雄,我保證把他們POKE成呆逼!」

  「澤拉斯?」沈寒張了張嘴,「這英雄你玩過嗎?我們訓練賽沒練過這英雄吧?」

  周裕自信滿滿,「放心,我排位玩過幾把的,這英雄簡單得不行,只要技能丟准一點就行了。」

  隊友們頓時都轉過頭來朝他看過去,瞬間化身死亡凝視GIF*4。

  「看我幹啥?你們就當作我是佐伊,按她的節奏來打就是了。」

  周裕鎮定地一一回視過去,他絲毫沒覺得自己的想法有問題。

  沈寒咳了一聲,再次問道:「你真確定要選澤拉斯?」

  見到周裕還是很堅定的點頭,沈寒也沒辦法了,他一向都是相信選手的判斷的。

  「那就選!」沈寒用力地錘了一下手心,咬牙道。

  既然決定要選,就要給予選手充分的信任。

  「OMG思考了很久啊,鱷魚先確定下來,然後……澤拉斯!?」

  三位解說都是一頭問號。

  而且澤拉斯這個選擇確定的速度之快讓他們都一致認為是選錯了。

  「呃,這應該是選錯了吧?」

  「但是看OMG選手的表情,又有點不像……」

  姿態注意到了BP畫面中間給到的選手鏡頭。

  隨著時間一秒鐘一秒鐘的過去,RNG都已經開始選英雄了,管澤元發現自己的耳麥里還沒傳來導播的回應。

  他頓時驚呼道:「真的是澤拉斯!OMG選的就是澤拉斯!」

  「哇,這難道真的是大招嗎?」

  貓皇有些震驚,畢竟這英雄是屬於完全沒有徵兆地出場。

  因為其實很多貌似冷門的英雄,在上場之前都會在韓服高分段火熱一段時間,有人開發才會有人帶到賽場上。

  像澤拉斯,他都記不清已經有多少個版本沒有改動過了。這樣的純冷門英雄都能上場,不由得他不震驚。

  「其實仔細想想,RNG的雙C手都有點短,而且也沒有什麼威脅澤拉斯的手段,澤拉斯的手長POKE確實是很克制RNG的陣容。」姿態冷靜了下來,開口分析了一波。

  RNG這邊也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啊?這個澤拉斯是什麼意思?」

  「確定他們不是選錯了?」

  小明見選人時間已經過了一半,趕緊開口道:「先別管這個,虎哥,你先說你要選什麼打鱷魚?」

  「給我小炮!」

  小虎沒有思考太多時間,他很清楚的知道他選這種AD英雄C的機會是最大的。

  「小炮!」

  隨著這個英雄的確定,現場頓時爆發了來自RNG粉絲的一陣驚呼。

  「小虎此前使用小炮這個英雄,是兩場百分百勝率!」管澤元感覺自己的激情也被這手小炮給點燃了,「小虎選出小炮,決定背水一戰,把這場比賽的勝負扛在自己肩上!」

  「小炮確實是拿了經濟很容易C的英雄,看來RNG這把要回到自己常規賽的打法了。」貓皇說道。

  「小炮打鱷魚雖然是長手打短手,但還是很需要打野的幫助才能真正的打開局面,而且容錯率很低,一旦被對面打野針對就會玩不了。所以WEI這把一定要住在上路才行,千萬不要讓小虎被對面抓。」姿態則是有些擔心。

  管澤元深吸一口氣,朗聲道:「來吧,這可能是今天最後一場的比賽。究竟是OMG能夠一鼓作氣直落三局,贏下第二張通往勝者組決賽的門票!還是RNG永不言棄背水一戰,能夠搬回一城把比賽拉到第四局!雙方這場比賽,馬上給你答案!」

  雙方陣容如下。

  藍色方OMG:鱷魚、狗熊、澤拉斯、厄斐琉斯、錘石。

  紅色方RNG:小炮、烏迪爾、瑞茲、霞、泰坦。

  隨著雙方粉絲的加油聲,第三局比賽正式開始。

  這把比賽的開局顯然跟前兩把不同,RNG已經落後了兩局,賭徒心理作祟,使他們十分渴望在一級團製造變數。

  RNG開局在各個點位做足了表情,到了野怪刷新前15秒,直接下半區四人抱團入侵到了OMG的紅區。

  這波一級的入侵讓OMG猝不及防,野區入口雖然插了防守眼位,但RNG來的時間點剛好是Aki正要打紅的時間。

  Aki被逼無奈,放棄掉了自己的紅BUFF,轉頭去上半區單人開藍。

  而烏迪爾利用自己刷野快的優勢,刷掉了紅區兩組野怪後,直接從中路大搖大擺地趕回到自己的紅區。

  Aki刷完自己的藍區直接就面臨了無野可刷的局面。

  這波一級的入侵,讓烏迪爾三片野區開局,在打野對位上拿到了天大的優勢。

  Aki升到三級後,搶先烏迪爾一步來到了下河道,想要在河蟹剛出生的時候第一時間吃掉河蟹。

  為此,下路雙人組也先推完兵線,往河道靠了靠。

  「毛安,我們可以跟你去對面藍區反野。」

  小5開口道。

  「不行不行,」Aki連忙拒絕,「烏迪爾已經4級了,而且對面瑞茲支援野區的作用比我們澤拉斯要大。」

  他這個人很喜歡犧牲自己幫隊友,但卻很不願意讓隊友犧牲來幫他。

  正是他這種無私的風格,才能成就OMG三C的優秀表現。

  「哇,Aki的狗熊好慘啊,WEI的烏迪爾已經快5級了,他還只有3級!」

  「他現在已經沒野可以刷了,只能幹等紅區的第二輪野怪刷新。」貓皇搖頭嘆氣,「RNG突然的一級入侵,完全打亂了OMG的節奏。」

  「一個很有意思的點,這是RNG這三把里第一次前期取得優勢。」姿態笑著說道:「感覺RNG有點誤打誤撞,找到了OMG比較薄弱的點。如果這局比賽能贏下來,我感覺RNG接下來會有所啟發的。」

  OMG確實很依賴Aki前期的節奏,如果Aki前期被壓製得太厲害,做不了事,就會導致OMG整體都很被動。

  尤其是在上中兩路都沒有明顯線權的情況下,Aki就更迷茫了,整個隊伍也會跟著失去聯動。

  「安哥,你別亂了,你野區劣勢了沒關係,該做的事情照做就行了。你要記得,我們這把一開始就決定要打下路。」

  周裕開口對Aki說道。

  他並不覺得局面有到很糟糕的程度,Aki本來就是那種不吃資源也能打出巨大作用的風格。只要他不要被眼前的劣勢搞亂了自己的陣腳,他肯定是能找到機會打回來的。

  「OKOK,我先補一下發育,你們暫時穩點。」

  Aki拿起旁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然後目光一凝,眼睛緊盯著屏幕。

  「咦,中路的對線,慢慢地打出了不小的差距啊。」

  管澤元看了一眼兩邊中單的狀態以及計分板上的補刀數。

  「43刀對34刀,已經壓了差不多10個補刀了。」

  之前OB鏡頭時不時切到中路的時候,就看到瑞茲在瘋狂吃技能。

  此時,直播畫面里,Cryin的瑞茲在兵堆里突然吃到對面澤拉斯的E技能,接著就是一套QW加上平A的消耗,瑞茲的血量被打到了三分之一以下。

  「哇,好刁鑽的E技能!這一套打完,瑞茲沒血沒藍,估計要回家了。」管澤元搖了搖頭。

  「這個E技能都能中的嗎?」

  姿態則是一臉迷惑的表情,澤拉斯這個英雄,他也玩過很多把,但他玩的時候技能怎麼沒那麼好中。

  他無奈地笑了笑,安慰自己:「說不定是Cryin接得好。」

  「我其實不是很意外,因為我之前親眼見識過,Qing這名選手的非指向性技能的準度。」

  貓皇笑著說道:「不瞞大家說,我有幸在韓服排到過Qing補位下路,當時他玩了一把EZ。那技能就跟開了鎖頭似的,那把對面下路一級就被Q回家了,就很離譜。」

  「那把打完,我都懷疑對面下路兩個要舉報他開不可描述!」

  管澤元和姿態聽得一愣一愣的,都不知道貓皇是在講段子還是真有其事。

  「欸,說回來澤拉斯這個英雄,如果真的技能放的非常準的話,那其實這個英雄的強度就很高了。」管澤元說道。

  姿態也笑道:「這樣想的話,澤拉斯說不定真的是OMG準備的秘密武器。就拿到最後一把,來干RNG一個措手不及。」

  此時,OB畫面剛好切到上路,小炮憑藉著E技能和爆破偷點掉了一層鍍層。

  「小虎的對線打得非常好啊。他一直在推線壓制鱷魚,鍍層也已經點掉了一層了。」

  「不過鱷魚的狀態卻一直保持得很不錯,這個血量烏迪爾如果要來越塔的話,可能會被反殺。」

  「但是,烏迪爾好像還是想越,他已經繞到塔後了。」貓皇探著頭緊緊盯著前方的屏幕,「瑞茲好像在家裡等TP!這是一波三人的越塔!」

  塔下的張遠也意識到了危險,他連塔前的幾個遠程小兵都不去補了,就是為了避免被小炮偷點消耗。

  但這時,他面前的小兵身上突然亮起了黃色的旋光,同時烏迪爾也從塔後三角草里走了出來。

  「瑞茲TP上路了!」

  張遠趕緊報了一聲信息,然後操作著鱷魚縮在了塔後。

  有TP的保護,這時候已經清不了兵了,只能呆在塔下嘗試操作一波。

  WEI的烏迪爾率先扛塔,一巴掌拍暈鱷魚,落地的Cryin直接EW接上控制,小虎的小炮果斷跳臉輸出。

  張遠先是用Q技能回了一口血,也讓自己的怒氣值攢到了50以上。但他並沒有直接W咬住扛塔的烏迪爾,而是在等防禦塔打出第二下的時候,再拖著殘血之軀,朝著他閃現了過去。

  一口咬住,造成了1.5秒的眩暈,使烏迪爾多扛了兩下塔的傷害,最終被塔換掉。

  張遠雖然也被擊殺,但被三越一還換掉一個,已經不算虧了。


章節目錄